景三

【巍澜AU】雨雪霏霏(3)

Summary:外出寻找古代帝陵的考古学家赵云澜意外捡回了一个人,此人衣着、使用文字都似是属于他所研究的那段神秘的文明,并且还一直给他一种奇妙的熟悉感。与这人相处时间越长,赵云澜越觉得他与那段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这个陌生人是谁?与自己到底有何联系呢?

※※※※※※※※

PS:加了一个tag~

※※※※※※※※

6.
“巍”?怎么会是这个字?他这是什么意思?赵云澜疑惑极了。

照理来说,大荒王朝和夏朝同时期,实在是太早了。即使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文字,也不应该有“巍”这样不常用的形容词。但事实上却正相反,“巍”字在已经出土的大荒石碑上的出现频率很高——大荒每次有大型祭祀仪式的记录,总以一段固定的话开头,其中就有一句是描写山川连绵不绝的,大荒学者们将其中的形容词翻译为“巍”。

那人不作理会,继续锲而不舍地写着——“巍”“巍”“巍”.....

“巍...”赵云澜轻轻念道,“难道...难道这是你的名字么?”

“这个字我知道了,你接着写啊。你是叫什么巍,还是巍什么?”赵云澜问。

那人只是一个劲地在赵云澜手心里划着。

赵云澜思索了片刻:“小巍....那好吧,我就叫你小巍了!”

“你就....”楚恕之本想说你就这么确定这个字是名字么,结果还没说完就看见了自醒来之后神色就没什么变化的那人,突然双手抓住了赵云澜的双肩,目光死死地对上了赵云澜的眼睛。

赵云澜被他吓了一跳,不确定地再次开口:“小巍?”

那人看着赵云澜,眨了眨眼睛,似乎是红了眼眶,原本冷冽的气息瞬间柔和了下来。

赵云澜心头那种熟悉感霎时又起,先前脑海中出现过的那个形象再次浮现。不过也和上次一样,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赵云澜还是什么也没有想起来。就像清晨醒来本以为抓住了梦境的尾巴,结果却是只能任由那丝缕的记忆像掌中的水一样流走,除了浓重的失去感以外,最后什么都没能留下。

是谁?

到底是谁呢.....

※※※※※※※※

7.
“好吧,说不准这哥们还真是个聋哑人。”赵云澜最终还是选择了他惯用的方法——回避,“大庆,拿纸笔来。”

赵云澜在纸上写了几个问题,举到了那人面前,示意:“唔,看看?”

不料,那人在赵云澜手心上写完字后,又没了反应,一动不动,只是看着赵云澜。一开始,赵云澜还以为是自己字太潦草,特意让写字最好看的汪徵又写了一遍,但是那人还是没有分毫反应。

赵云澜是不死心的,又改为画图,奈何他画得实在是太抽象,别说那人,连大庆等人也没有看懂。

“得了得了,老赵啊,你就别再展示你那感人的画技了,还得汪徵姑娘来嘛。”大庆看不出去了。

“我这不是给你们年轻人一个展示的机会嘛 。”赵云澜挠了挠脑袋。

汪徵轻笑着接过了纸笔,不过好半天也没能下笔:“赵处....这..我不知道画什么啊?”

“你...你就画个小人,躺在山上,然后画个问号?”赵云澜说。

“合着您刚刚是画了这个....”大庆吐槽,“不过这真的能知道是要问什么的么?”

汪徵只是依言画了,确实很像。

那人只瞥了一眼,还是没反应。

突然郭长城好像想起了什么,支支吾吾地说:“那个....”

“要不然,汪徵你试一试写大荒文字吧?”

赵云澜坐在一边没说什么,他本来只觉得这是瞎折腾——普通文字啊画啊这位巍大爷都没有反应,还搞什么没多少人会的原始时期的文字?真以为这人痴迷大荒文化以至于神志不清了啊?

可是就是成功了——竟然成功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提出者郭长城。

大荒毕竟太早,文字很不完备,况且汪徵到底是业余的爱好者,只能勉强用不连贯的字来试图表达。

那人先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纸上的字,待到看清后,一下子挺直了身子,迅速把纸拽到自己面前。他看着,猛地眨了眨眼睛,好像小孩子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神奇东西似的,然后又突然抬头,眼神亮亮地看着汪徵。

赵云澜也不知自己哪里不对劲,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觉得这人有些可爱。

这不对,这不对。

赵云澜内心骂了自己一句,突然想到刚刚那可能是那人醒来后第一次看向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的眼睛。

※※※※※※※※

8.
那人拿过了纸笔,尝试了几次皆是不成——竟似是不会用笔的样子。又是抓笔姿势不对写出来的字太淡,又是过于用力戳破了纸。众人教了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学会。

赵云澜向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但他更不是一个乐于与陌生人亲近的人。但是这一次,算是鬼使神差的,赵云澜“啧”了一声,走到那人右边,抓过那人的手,摆出了正确的姿势,握这他的手把笔尖按到了纸上:“写吧。”

赵云澜说完就退回了自己床上,思绪有些恍惚——他刚刚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一件事他自己都不敢承认:他一开始心里想的,竟然是像电视剧里男生教女生写字那样,一只手握着对方的手,另一只手撑着桌子,半拥半抱地“教”.....

还好及时刹住了车啊,赵云澜心里惊吓,这个下意识的动作,真的是太可怕了。

抬头一看,那人竟然是红了耳朵,却盯着纸,也不看他。赵云澜不知为何起了心虚之感,也扭过头去不再看着那人。

不多时,那人真的成功写出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荒文字。

“赵处,他...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啊。”汪徵接过纸说。

突然,还不待赵云澜开口,桑赞突然跳了起来:“穿越!大荒人!穿越!!”

这话的意思是无需多解释了,众人听了都是愣住当场。

先反应过来的是楚恕之,他只“嗤”了一声,态度倒是明显。

“赵云澜,你不是打算早点把这人打发走了事的么?一个大麻烦,关我们什么事!”正在众人无言之际,楚恕之出声提醒赵云澜。

“别啊!”是大庆。

然后其余几人似乎是回过了神,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赵云澜。赵云澜听了两句就知道了,这几个小家伙都想留下这人,只是不要就这么让他走了。

赵云澜本来是打算打发打发算了的,他这么怕麻烦的人,本应该一口拒绝几个学生的请求的。

但是那是本来,他到底是犹豫了。

想了想,赵云澜还是决定——“算了,让他走吧,我们救了他一命,这是缘分,缘分嘛,别强求啦。”

事实上,赵云澜自己心里却是明白的,他在意是其实是那种不明不白的熟悉感、亲近感。他得承认他有些害怕了,想做个缩头乌龟什么都不管,继续他原本寻找魂君墓的计划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还有一个声音,一个他心底不自觉冒上了的声音——留下这个人,弄清楚他到底是谁,以及那个身影到底是谁。

不想一向听话的几个学生这次是不依他了,或许是看出了他的犹豫吧。

但其实也不需几人多说,赵云澜自己已经是后悔刚刚那话了。又是几下犹豫,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行吧....”

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不过那也得看看小巍愿不愿意留啊?”

那人在听到“小巍”的时候就站起了身。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懂,那人突然向前一步到了赵云澜面前——一双秀眼直盯着赵云澜,双目清明。

对此楚恕之只是“嗤”了他一声。

“小巍”算是留下了。

不过赵云澜此时只是随口拿“缘分”当作打发人走的借口,他自然不会想到,二人之间真正的缘分又是如何深远。

此事正是缘分。

[TBC.]

   
评论(1)
热度(36)
君子豹变
© 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