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三

【巍澜AU】雨雪霏霏(2)

Summary:外出寻找古代帝陵的考古学家赵云澜意外捡回了一个人,此人衣着、使用文字都似是属于他所研究的那段神秘的文明,并且还一直给他一种奇妙的熟悉感。与这人相处时间越长,赵云澜越觉得他与那段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这个陌生人是谁?与自己到底有何联系呢?

※※※※※※※※

4.
清晨,赵云澜在床上醒来,侧头看了看邻床的陌生人——仍然没有醒。

是的,这个陌生人昨夜就是被安置在了他的房间。原本这一行人一共八个,订了四个双人间。不想祝红家中有急事来不了,就空了一个床位。赵云澜把桑赞赶去和他女朋友汪徵住一间,又让大庆去和桑赞原本的室友林静一起住。本来是打算独占一间,却没想到最后是便宜了这个陌生人。

赵云澜出门瞧了瞧旁边的几扇门,都没有声响,估计其他人都还睡着。昨晚他兴致很高,讲了一大通魂君相关的东西,又扯了好多大荒的传闻野史,几个年轻人听得兴奋,又自己讨论了好长时间,很晚才睡,这会儿自然是起不来的。

赵云澜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抬眼便看到了床上睡着的那人,愉悦的劲儿瞬时去了很多。

回想起昨晚,他让大庆和小郭帮这人收拾了一下,却意外的发现了他服饰的不寻常。

一开始最眼尖的居然是新人郭长城:“哎?赵处你看,这个人的衣服...像不像是大荒的样式啊?”

大荒的服饰很有特点,赵云澜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有些像。不过这衣服已经破损得很严重了,实在是无法明确地辨出是不是大荒服饰。

“难道也是个爱好者,来找魂君墓的?”林静猜测。

赵云澜没有作声,拿起来那人的一件玉佩,凑到眼前仔细看着。

这玉佩虽磨损得厉害,但仍能看出是那人身上几件配饰中最精美的一件。赵云澜看完之后摸了摸,依稀辨出上面原本有两个字。

“怪事。”赵云澜嘀咕,“这不像是爱好者在山里迷路了几天,这怎么想是被埋了好几年呢。”

“这个人好好看啊!”他记得昨晚,是大庆趴在那人床边感叹道。

是了,确实是好看,赵云澜心里承认。

此时再看,赵云澜仍然得承认,这人的面容实在是精致的不像话。

可是再好看也没有用,他毕竟是个陌生人——晕倒在山上,衣着古怪——他该拿这个人怎么办呢?

而且....为什么这个人会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赵云澜很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人,起码是没用过什么交集的。但是那种熟悉感倒更像是....是灵魂上的,赵云澜心里有点纠结,他向来是不信什么灵魂的,可是这一次,他找不到更好的词语。

想是前世的记忆。

赵云澜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赶忙摇摇头把这个想法驱逐出大脑。

算了,先不想了,一切等那人醒了再说吧。

赵云澜心烦意乱地走到窗边,窗外是一片绿色,有泥土的腥香味入鼻——这是山脚下的一个小旅店,他们原本计划是要在这里待四天的,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个大意外闯入。

赵云澜现在想的是,他们该不该继续寻找魂君墓呢?这一次他集合了好几个友人一起搜集到的资料,对找到魂君墓还是挺有把握的,正好也能带着龙城大学大荒文化社团里几个交好的小朋友见一见这真迹。可是他明显是不能把这个人单独留在这里的,是该暂时搁置计划,还是留一两个人下来看着他呢?

正烦心着,没想到那人竟是醒了。

※※※※※※※※

5.
赵云澜本来背对着那人应当是看不到他的状况的,而且那人醒了之后竟然一声也不吭,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可是那道视线仿佛是凝出了实体一般,赵云澜只觉背后有异,回过头一看,正是撞上了这么一道视线。

本以为这人醒来,问题就好解决了,不曾想,这才是一个更大的麻烦的开始。

此刻一行七人都聚集在赵云澜的房间,赵云澜坐在自己床上,其余人搬了椅子坐在两张床边的空位上,而那个人,正坐在赵云澜对面的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这位兄弟,请问你是什么人啊?这怎么,穿着...这么一身啊?”赵云澜含着根棒棒糖,声音含糊地问道。

那人不答。

“好吧,那你上山是干什么的呢?”

那人不答。

“哎呀.....行啊,不说话是吧?那怎么说呢,我们没把你扔在那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您自个儿自走吧。”

那人依然沉默。直到赵云澜对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人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

他依旧没说话,看着赵云澜摇了摇头。

“不是...老兄啊,这耗着也不是个事儿吗,那那那...你起码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赵云澜无语,这人难不成是个聋子或是个哑巴?

那人还是毫无回应。

这下赵云澜是真的有些怒气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大庆和赵云澜最熟悉,眼见着他要发火,赶紧把他往门口推:“哎老赵,你还没吃早饭吧?我们几个都吃过了,你也快去吃点吧。这个人呢,我们再问问他,你先去吧。”

赵云澜点头:“那也成吧。”

不料那人一见赵云澜往门口走,竟然站起来身抓住赵云澜的胳膊不让他走。赵云澜本想挣开,却不想这人看着秀气,力气却实在是大,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你...”赵云澜真是想骂人了,却发现那人一只手还抓着他的胳膊不放,另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手。

“你干嘛!”赵云澜确实是吓了一跳。

那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还是抓着赵云澜要去拽他的手。

“他好像是想把你的手掌掰开?”大庆疑惑。

“写....写字?”桑赞突然出声。这个少数民族的小伙子汉语不是很好,又有点口吃,所以平时开口很少。

“桑赞是说,他可能是想在你手上写字。”汪徵替他解释。

赵云澜不知为何愣了一下,原本紧握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那人掰开了他的手,手指放在他手心上,果真是要写字。

那人一笔一划地在赵云澜手上写着字。赵云澜觉得手心里痒,心里也痒得很,他刻意忽略了这种怪异的感觉,把心思放在了那人写的字上。

是两个字,但是辨别不出具体是什么。

那人写了好几遍,一众人也看了好几遍,依然是毫无头绪。

那人见状,又换了另外一个字写,结果状况依旧。

突然,汪徵不确定地说:“赵处...你看这...这像不像一个大荒文字啊.....”

“哦?什么字?”赵云澜知道汪徵对大荒文字研究很深,在这方面比他自己厉害得多,顿时信了五六分。

“像是个....‘巍’字....”汪徵说。

赵云澜又想了想,“巍”是他比较熟悉的一个大荒字,这么看来,确实是个“巍”字不错了。

[TBC]

   
评论(1)
热度(37)
君子豹变
© 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