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三

【巍澜】意外(被)怀孕怎么办?

欢乐向。
逻辑死。
一发完。
伪孕澜。
今天的特调处众人依旧很皮。

1.
龙城特别调查处最近不太安宁,因为处长赵云澜这一周以来实在有太多的“意外状况”了。

2.
事情是从一周以前开始的。

当时赵云澜正在和大庆一起出外勤。天气有些热,大庆变回了猫的样子伏在赵处脚下听他和目击者说话。

正在大庆昏昏沉沉眼见着要睡着之际,突然感到尾巴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

“喵嗷嗷嗷嗷嗷!!!!”

赵云澜一下被他这一声惨叫惊回了神儿,赶忙挪开了脚。大庆“噌”的一下就窜到了旁边的树上。

一打发走了那人,大庆立马变到了人形向赵云澜哭道:“哎呦...哎呦呦....我的尾巴啊——老赵啊你看看是不是该多给我点儿小鱼干作为补偿?”

赵云澜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随口应承下了。

大庆先是开心得把眼睛都笑没了,末了又随口问了一句:“哎,你刚刚是怎么了?神儿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刚刚有点儿头晕,”赵云澜回答,“估摸着是给这老天爷热的,有点儿中暑吧。一下没站稳。咱还是快回处里吧,这大热天的。”

是有些热,但是温度是高,却没什么太阳晒着,况且是咱赵处,这也能中暑?大庆在心里嘀咕,但也没说什么,变回猫的样子尾巴一甩就乖巧地跟了上去。

3.
然后是在四天前,郭长城发现赵处有点不对劲。

“我...我请大家吃烧烤。”郭长城拿着一大包打包的烧烤回到了处里。

“哟,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大庆第一个跑了过来,“话说这是怎么了,请咱撸串儿?”

“我在外面碰到了几个以前的同学,跟他们小聚了一下。这烧烤点多了没吃完,他们非让我带上,我已经饱了,就想着分给你们。”

“那敢情好咯!”看到赵云澜走来,大庆挥了挥手中的烤串招呼着,“赵处,小郭给咱带了烧烤!”

赵云澜应了一声坐下了,却是兴致不高的样子。

大庆抓了一把烤串带走了:“我给林静送点去。”

赵云澜摸了一串吃了起来,这一串都没吃完就放下了 :“哎小郭啊,谢谢了啊。你吃着,我今儿胃口不太好。”

“啊?赵处,你平常不是很喜欢这一家的烧烤的么?”

“这次这个太油了,我没胃口。”赵云澜挥了挥手,“走了啊。”

油?郭长城又咬了一口。不是和平常一样么?不过赵处居然不想吃烧烤?是胃又不舒服了么?

4.
再之后是两天前,特调处开会的时候。

“所以我们这一次必.....”说着说着,赵云澜突然捂着嘴跑了出去。

众人担心极了,跟去一看却发现赵云澜正伏在水池前干呕。

“老赵,你不舒服啊?”祝红担心地问。

“哎...”赵云澜扶着墙壁站直了身子,“没事,没事!刚刚就胃里有点儿反酸,犯恶心。这不是没事么?就有点想吐——我这胃啊,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的,老毛病了。”

赵云澜以前胃里难受,大多数都是胃里疼。这反酸、干呕、想吐可是几乎没有过的。除了刚来不就的郭长城和桑赞,众人心中都觉得不太对劲。

“你确定没事么?要不要休息会?”祝红还是不放心地确认道。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一个个,大惊小怪的。不用休息,咱继续吧。”

4.
今天,赵云澜再一次突然突然冲进洗手间干呕时,特调处一众终于觉得他并不是真的“没事儿”了。

趁着赵云澜回去休息的时候,几个人凑在一块讨论了起来。

“老赵这可不像没事的样子啊。”大庆跨坐在椅子上,说道。

“但也不像他以前的胃病啊。”林静接口。

祝红皱着眉头数道:“按照大家说的——头晕、乏力、食欲不振、厌恶油腻、恶心、想吐.....这确实不正常。”

“这症状...这症状不是....不是早孕的反应...么?”郭长城弱弱地说了一句。

“早啥??”

林静解释:“早孕反应,就是怀孕早期的状况。”

“得了吧,他赵云澜一个大男人,能怀孕?”祝红一个白眼瞥了过去。

“男人....怀孕....怀孕....”林静像是想起是什么,喃喃念道。

“哎呀!”众人只见林静突然冲了出去,不一会又跑了回来,手上拿了一本书。

“这个!你们看看这个!”林静翻到一页,念道,“这书说了,‘地星的男子又很小的概率可以受孕’!你说,咱老大会不会真的怀孕了?!”

“可他又不是地星人啊?”楚恕之嗤之以鼻。

“但是沈教授是啊!还不是一般的地星人呢!”

刚刚还不以为然的楚恕之突然脸色一变。

5.
他们真的做过了??

祝红恍惚。

我的白菜,啊不,我的男神被赵云澜拱了??

楚恕之恍惚。

6.
“所以,赵处和沈教授真的在一起啦?”郭长城看上去还有有点震惊。

“你看看他们平时那个腻歪劲儿,还能有假么?”林静表示我真是个狗粮养的。

“孩...孩子都有了啊...”祝红还在恍惚中。

大庆嚼完了口中的小鱼干,砸吧着嘴说道:“那这孩子该姓赵还是姓沈啊?”

众人:??这么快的么???

“不行!”楚恕之突然一拍桌子,吓得郭长城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他们不能在一起!他们怎么能在一起?”

“我看他们就挺好的!怎么?你难道是个老顽固还不知道男人和男人可以在一起啊?还是说你对他沈教授有什么别的想法?”回过神来的祝红瞥了楚恕之一眼,怪声说道。

众人:?红姐你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吧??

郭长城想了一下,还是有点不确定:“这...赵处是特调处的处长,会不会被海星鉴和星督局的人说闲话啊....”

大庆也认真考虑了一下:“是啊...老处长也是不可能同意的....真的要有孩子的话...确实不好做....”

“地星人和人类的小孩,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小孩是不是该归地星管啊?”

“会不会变异啊!!”

一众人讨论了几句,都对巍澜二人和未出世的孩子的未来表示担忧。

“那..那个....孩、孩纸也挺...挺蒿的啊....”一直沉默的桑赞突然开口,“找、找处和沈教授都...都哟很蒿的...很蒿的NBA....”

众人:都有很好的NBA??什么玩意儿???

汪徵先也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捂脸。她闷闷
的声音从手掌中传了出来——

“桑赞,那个不叫NBA,应该叫DNA。”

桑赞:“哦.....”

众人:......

7.
“呜呜呜,红姐你快来看,这个剧出大结局了,怎么...怎么会这样啊....”汪徵眼睛都快哭肿了。

“我就知道这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刚出生的孩子老婆都不要了,渣男!”祝红一看,跳起来骂道。

“是啊,本来感情那么好的,还不都是为了孩子,闹成这样...呜呜呜.....”

“孩子?什么孩子?”刚刚完成一个项目的林静凑了过来,汪徵小声给他解释了几句。

“哎呀!怎么这样!”林静义愤填膺,“我们老大和沈教授以后绝对不能这样!”

祝红:“你刚刚说啥?”

8.
郭长城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好一段诡异的对话——几个闲得实在无聊的人差点没给赵云澜和沈巍编排出一个八点档剧本。

郭长城:什么什么?沈教授是渣男?赵处流产了?赵局长大闹龙城医院妇产科?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啊??啊???

一直默默围观的桑赞突然抬起头:“你们...你们好.....”

众人皆是一愣,林静顺口回了一句:“你好。”

桑赞憋红了脸,还是把没说完的话接上了:“你们好...好无聊....”

林静:......

9.
于是当下午赵处回来的时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在第九次接到郭长城到的水后,赵云澜还是忍不住问了:“不是,你们这...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没让我知道啊?”

“不是不是,我们就是...关心你,你现在可不能累着。”老实人小郭回答。

“现在?现在有什么特殊的么?”赵云澜斜靠在汪徵特意拿来的靠枕上问。

“你...没事....你自己注意身体就好,我们这就是纯粹的,纯粹的关心你。”

不对劲,有阴谋的味道。赵云澜心想。

“大庆你说,出什么事了?”赵云澜点名。

“不说的话,一个月,不,一年没有小鱼干!”

10.
“所以...我....”赵云澜憋了半天,还是认命地吐出了那个词,“我....我怀孕了?!”

“是啊老大,你看你,头晕、乏力、恶心、食....”

“放屁吧你们!老子明明是个大男人好么!怀个鬼的孕啊!”赵云澜打断了林静的话,吼道。

“我直说了,”祝红走到赵云澜面前,“你和沈巍沈教授,前段时间做过么?没有保护措施的那种?”

赵云澜突然意外的红了脸,没声儿了。

11.
“所以...我是真的怀孕了?因为他沈巍是个能力强♂大的地星人?”赵云澜一脸便秘状。

“你们做还没保护措施??”祝红一脸妈的死给状。

“我们俩都很健康的,所以我一男的,要保护啥啊。我哪能知道我这一大老爷们还能....能怀孕啊??”赵处表示心里苦。

“这个,这个.....老大,你....要不要.....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就...走个程序,以防万一啊.....”林静支支吾吾地提议。

“走啥程序?孕妇程序?我能么我?就算我愿意去,这医生能信么?能给查么?”赵云澜把手中的文件卷成一个纸筒就往林静脑袋上敲。

“您,身体要紧,孩子要紧啊!”

“孩子个屁,我说了我要生下来了么?!”

12.
最终,赵云澜还是屈服了。

毕竟林静列了那一串儿据说很科学的东西,怎么着也信一信吧。

而且....是和沈巍的....呃...和沈巍的孩子.....

随意对待就太残忍了吧....

13.
“师傅,去医院。”祝红拦了一辆出租车,一看赵云澜又捂着肚子不舒服了,皱了皱眉便加上了一句,“麻烦开快点啊,这孕...孕夫等不起。”

“孕妇?”那司机一看郭长城示意的赵云澜,顿时不高兴了,“你大爷的玩我呢,这明摆着一男的嘛!”

“您太客气了,不用叫大爷了,叫我大哥就好!”赵云澜抬起头回了一句,脸色苍白得很,“不用理他们,去医院。”

14.
林静正磕着瓜子儿等人检查回来,毕竟他是真的没见过男人怀孕,倒是好奇得紧。

“林静你给我出来!!!!”赵云澜人还没到,咆哮声先到了。

“哎哎哎,老大,怎么了这是?”

“去你妈的怀孕!!”赵云澜一想到医生当时看他的表情就恨得牙痒。

“你说的科学依据呢?嗯?书呢?翻出来我看看??”

不看不要紧,看到之后赵云澜是更气了:“林静你是猪脑子么????”

“这里明明写的是‘地星男子’,我是地星人么?我是么?我?是?么??”赵云澜咬牙切齿地问,“你觉得人类男子有子宫这类的玩意儿么?有么?有?么??”

“呃?”林静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先前的逻辑错误,顿时冷汗直冒,“那...那您是....?”

“有点儿感冒所以头晕,”赵云澜冷笑这解释,“腹痛、食欲不振、反酸、恶心、呕吐、乏力——这全他妈是胃炎的症状,去你妈的怀孕!!我真是脑子出问题了才信了你该死的鬼话!!!”

我才不会承认听到和沈巍有了孩子很开心然后逻辑就死了呢。

“那个谁....”林静转头看了看,本想拉个垫背的,却不想几个人早就躲得没影了,“这几个没良心的...”

“叮铃铃——”突然,实验室里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林静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丢下一句“老大我去接电话”就窜了出去。

“这家伙,你给我等着——”

正在赵云澜气急败坏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环抱住了自己,熟悉的湿润气息喷洒在脖颈上:“云澜,听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意外被怀孕的赵处觉得事情不太妙)

   
评论(43)
热度(1900)
  1. 谈语行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哈哈哈哈
君子豹变
© 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